枕戈

the die is cast.

有时我好像血流如注,

仿佛泉水在低声而有节奏地哭。

我分明听见我的血在潺潺作响、涓涓而流,

但摸遍全身,却偏偏找不到伤口。


——《恶之花》 夏尔·波德莱尔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