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忧郁


当低沉而下垂的天空像个盖子

压在因长期被烦恼所折磨而呻吟的灵魂上,

当天空环抱着一望无际的整个大地,

向我们洒下比黑夜更凄惨的阴郁的阳光;


当这个世界变成一间潮湿的囚室,

挣扎中的希望宛如蝙蝠一般

用畏畏缩缩的翅膀拍打着四壁,

又用头去撞那已经腐烂的天花板;


当铺天盖地而来的连成千万条线的雨珠

仿佛一座大监狱的栅栏的无数铁条一样,

当一群沉默而令人厌恶的蜘蛛

潜入我们脑海深处撒开罗网,


几口大钟忽然跳起来,大发雷霆,

向天空送出一阵可怕的长啸,

犹如无家可归而四处游荡的幽灵

开始无休无止地哀号。 


——一长列柩车,没有鼓声也没有乐曲,

在我的灵魂深处缓缓地鱼贯而行;

希望归于失败,痛哭流涕,残忍而专横的焦虑

把自己的黑旗插在我低垂的头颅上。


——《恶之花》 夏尔·波德莱尔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