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从上帝的手中遣出,那单纯的灵魂!”

来到一个充满变化的灯光和噪声的乏味世界,

来到亮的、黑的、干的或潮的、冷的或暖的一切中;

在桌子腿和椅子腿中间移动,

升起或落下,攫住膝盖和玩具,

勇敢地前行,猛然又吃一惊,

退回到手臂和膝盖的角落中急于得到安慰,

在圣诞树的璀璨辉煌中获得乐趣,

煦风中,阳光下,大海里的乐趣,

揣摩着阳光在地上排出的图案

还有围绕一只银盘奔跑的牡鹿;

搞混那现实的和那幻想的事物,

满足于玩玩牌——皇帝和皇后,

仙女做些什么,仆人又说什么。

成长中的灵魂的沉重的负担

日复一日,越发迷惑、冒犯,

周复一周,越发冒犯、迷惑;

因为那种“是和似乎是”的规则,

还有可能和不可能,欲望和抑制,

生存的痛苦和梦的麻醉

在《大不列颠百科全书》后面的

窗台上蜷起了小小的灵魂。

从时间的手中遣出,那单纯的灵魂,

优柔寡断,自私自利,怪模怪样、一跛一瘸,

不能向前行走,或者往后退回,

惧怕温暖的现实,慷慨的善行,

拒不承认血液缠扰不休的关系,

自己影子中的影子,自己阴郁中的幽灵,

堆满尘土的房里留下混乱的纸张,

领了临终圣餐后,生活于一片寂静之中。

为基特里尔祈祷,他追求速度和权力,

为鲍丁祈祷,他被人炸得血肉横飞,

因为前一个人发了大财,

而后一个人走了自己的路,

为弗劳莱特祈祷,他在紫杉中被猎犬撕碎,

现在为我们祈祷,在我们出生的时刻祈祷。


——《一颗小小的灵魂》 T·S·艾略特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