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戈

the die is cast.

我并不是认为白日梦完全有害的那种人;白日梦是充满想象的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是如果在漫长的一生中,根本不存在把它们与现实联系起来的手段的话,它们将肯定会变得有害,并且甚至危及心智的健全。即使在我们这个机械呆板的世界里,要为今天被限制在幻想领域里的各种冲动找到某种现实的出路,也许仍然是可能的。出于稳定的考虑,我衷心希望这是可能的,因为否则的话,破坏哲学将会不时扫荡各种最优秀的人类成就。要想避免这种状况,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野性就必须找到某种同文明生活以及其他同样野蛮的邻人的幸福不相冲突的发泄出口。

—— 《社会凝聚力与人性》 伯特兰·罗素

评论

© 枕戈 | Powered by LOFTER